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频道 > 政策法规 >

2018限购之后:涿州楼市明暗面

  在环京楼市中,涿州是一个价格洼地。东边的燕郊均价早已迈过3万大关,直奔4万而去,大厂香河紧随其后。随着前述地区限购措施铺开,投资客外溢的需求转向涿州。
  2016年涿州的部分楼盘新房价格暴涨了5千~6千,涨幅接近50%。这也进一步刺激了还未购房的客人。“高铁附近的楼盘很快就售出了,目前在售的楼盘都得等到19年~20年才能交房。”在限购面前,涿州房地产从业者依旧傲慢。
  在高铁新城拿地开发的大部分是来自北京的知名房企,如鸿坤、K2、华融。其中华融垄断了高铁新城的所有商业。高铁新城的房价是涿州市最高的,这得益于新城的规划和便捷交通。
  K2狮子城这一项目步行到涿州东站仅需几分钟,使得高铁新城成为投资客扎堆的区域。据称这一区域投资客占比接近70%,承接了大量来自北京的投资和自住需求。
  涿州新城的标的并不是老城,而是燕郊、永清、北三县。环京楼市的各个地区互相竞争互相合作,对外一起释放环京楼市的利好消息,对内互相争夺北京外溢的购房需求。
  开发商售楼处24小时热线:13067695827
  由上到下,从政府到民间,各个地区争相开展配套设施的军备竞赛,希望能在京津冀城市群形成的过程中笑到最后。这些地方原本是什么样子?原来的特色如何?这些问题已经被规划建设中的新区巨大的建筑施工轰鸣声代替。环京楼市各区县,房地产是当之无愧的龙头产业。
  网易房产了解到,限购后第二天来到涿州楼盘的这几批看房客,基本都来自北京,少数几个来自河北。售楼处外的奥迪、宝马车清一色的挂着北京车牌。
  在售楼处北京来的客人所谈的基本是对涿州房价的预期和之前的楼市表现。言谈中,他们涿州楼市还有信心,支撑他们的是环京楼市普遍高涨的局面——他们都从环京楼市的一轮暴涨中赚到了钱。
  部分客人是限购令后来涿州看房的,对他们而言在涿州购房是一件板上钉钉的事情。作为京津冀第9个限购的区域,过去几百个小时以来,奔向涿州的投资客与刚需客、开发商与购房人,各色人等轮番登场。在限购第一现场,网易房产记者从平静“面子”之下,感受到了暗流涌动的“里子”。
  尽管人们的目光更多投向临近通州的北三县,但20分钟高铁车程,在过去一年里为涿州形成了强大的竞争力。20分钟在北京也就是5、6站地铁站的距离,站在通勤时间的角度,住在涿州高铁站附近去北京西边上班,比住在北京城东三环还要便利。真实情况是,限购并未对涿州楼市起到太大杀伤和限制作用。
 
(责任编辑:李德鑫)
房产资讯网声明:凡注明“来源:房产资讯网”或“责任编辑:房产资讯网”的所有文字图片等资料,版权均属房产资讯网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网部分资料为网上搜集转载,均尽力标明作者和出处,对于本网刊载作品涉及版权等问题的,请作者与本网站联系,本网站核实确认后会尽快予以处理。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也不代表房产资讯网赞同其观点。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与著作权人联系,并自负法律责任。
关闭